协会宗旨:服务·协调·自律·维权·监督·管理
珠海市医师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 医师资讯>详细

我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

类别:本地新闻来源:全科医师分会时间:2020-12-16

 2005年10月3日,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宣布,将2005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两位澳大利亚科学家:罗宾•沃伦沃伦(J.Robin.Warren)和巴里•马歇尔(Barry J.Marshall),以表彰他们发现了幽门螺杆菌以及这种细菌在胃炎和胃溃疡等疾病中的作用。两位澳大利亚科学家获得的这项诺贝尔奖成为彻底改变医学的20项诺贝尔奖之一。

2005年10月3日后至今的日子里,我经常和家里人说,我和这项诺贝尔奖“失之交臂”。我说的这句话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很有故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一个清风徐来月明星稀的夏夜,我们几个劳作了一天的小青年聚在村头晒谷场的大榕树底下纳凉侃大山,我的一位堂哥不无欢喜地说,他的胃溃疡病以前久治未愈,最近用了朋友介绍的呋喃唑酮片(痢特灵片)和庆大霉素注射液口服一段时间后竟然好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牢牢记住了堂哥的这句话。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大学课堂上听完老师《消化性溃疡》授课后与老师互动时提问:消化性溃疡有没有细菌因素起作用?

老师说:胃液是酸性液体,pH值为0.9-1.5,胃中的细菌在如此酸性的环境下根本无法生存,无酸无溃疡。

我又问:那我堂哥说呋喃唑酮片和庆大霉素注射液口服一段时间后竟然把他的溃疡病治疗了,又如何理解呢?

老师笑着说:可能是巧合吧。

及至我毕业后从事临床医疗工作,消化性溃疡可能与细菌密切相关的思考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没有科研条件去证实自己的猜想,但在临床医疗一线工作中为每个消化性溃疡病人治病处方用药时,我都会搭配用上抗菌药物,所以经过我治疗的消化性溃疡病人疗效都比较显著,以致30年来很多消化性溃疡的病人都会口口相传,说我治疗消化性溃疡的药特别好使,不断介绍这方面的病人过来找我。

从某种意义上讲,在很早以前,我已经用临床实践证明了幽门螺杆菌与消化性溃疡的关系,我对幽门螺杆菌与消化性溃疡的关系的坚定猜想还早于罗宾•沃伦沃伦(J.Robin.Warren)和巴里•马歇尔(Barry J.Marshall)的无意间发现。

与我一样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的还有中国工程院的樊代明院士。

樊代明院士说:对于幽门螺杆菌,我有一个刻骨铭心的痛。1975年上大学时,老师在讲台上骂人,说竟然用抗生素治疗溃疡病,简直天方夜谭。

因为那时是“无酸不溃疡”啊,我听了老师的,其后到四军大做研究生,我和师兄用电镜看到胃标本上有毛毛虫,但不知道幽门螺杆菌,老师说是污染,我们听了老师的,把片子扔去了电镜室,现在还在那里。

不久,我的师妹到北医三院郑芝田教授那里读博士,因为郑先生发现呋喃唑酮(痢特灵也可以治疗溃疡病,但他们认为是脑组织中有痢特灵的受体,就把大鼠的头盖骨打开,掀起它的盖头来,然后再查受体,查了很长时间没有受体,她就去美国改行了。

五年后澳大利亚的罗宾•沃伦沃伦(J.Robin.Warren)也发现了毛毛虫,他请巴里•马歇尔(Barry J.Marshall)给他取活检培养,36个病人不成功,到第37个他们扔进孵箱就不管了,休假去了,7天回来毛毛虫长出来了。

为什么?幽门螺杆菌需要长一些时间的培养,而且它厌氧,你把那个孵箱一关人管它不就厌氧吗,这样居然长出来了,成功了!

所以,我经常跟我的研究生说,你们不要太勤快,太勤快诺贝尔奖就没有了。

后来马歇尔母亲发现马歇尔口臭无比,是他把培养的幽门螺杆菌喝下去了,然后用抗生素一治,好了,多少年以后,得了诺贝尔奖。

他得诺贝尔奖那天,我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中华医学杂志》上,题目叫“中国人离诺贝尔奖还有多远”。其实我们早得多,那些片子到现在还在,就是想法太顺理成章了。

其实啊,历史上中国医生离诺贝尔奖最近的就是这个消化性溃疡与幽门螺杆菌关系的研究。

当用呋喃唑酮(痢特灵)把消化性溃疡病人治好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仍然信守着从二十世纪初就有的“无酸即无溃疡”的格言

80年代中期,国外有学者甚至提出“没有幽门螺杆菌就没有溃疡”的观点。

但1984年高等医药院校教材《内科学》(第2版)叙述:胃酸--胃蛋白酶在消化性溃疡的形成中起决定性作用,故有“无胃酸,无溃疡”之说。

到了1987年11月24--26日在云南昆明举行的中华医学会消化系病学会第三次全国消化系病学术会议,大会有13篇交流论文对《幽门弯曲菌及其与慢性胃炎和消化性溃疡病的关系》(“幽门弯曲菌”与现在说的“幽门螺杆菌”同一概念)进行了阐述。

1988年第八期《中级医刊》杂志刊登了北京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胃肠科胡伏莲、贾博琦《幽门弯曲菌及其与慢性胃炎和消化性溃疡病的关系》的论文。

1990年高等医药院校教材《内科学》(第3版)提及:在胃溃疡毗邻之粘膜中,约85%可检得幽门螺旋杆菌;十二肠溃疡相邻的粘膜也常可检出幽门螺杆菌。此菌虽无形成溃疡的直接证据,但通过其所致粘膜炎症,可能间接参与溃疡的发生。

1994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发表指南承认幽门螺杆菌是消化性溃疡的主要病因之一,并建议抗生素治疗。1995年高等医药院校教材《内科学》(第4版)才将“消化性溃疡比较明确的病因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写入。

1999年,德国人Achtman采用多位点序列分型技术对幽门螺杆菌进行分型,发现早在几十万年前幽门螺杆菌就已经存在于非洲人祖先的消化道中。

2010年《内科学》(第2版)8年制教科书写着:二十多年来的大量研究充分证明,幽门螺杆菌感染是消化性溃疡最主要的病因。而在五年前罗宾•沃伦沃伦(J.Robin.Warren)和巴里•马歇尔(Barry J.Marshall)却因此获得了2005年度诺贝尔医学奖。

幽门螺杆菌感染是一种传染病,主要通过粪--口传播。现在应用抗菌素联合质子泵抑制剂、铋剂清除幽门螺杆菌感染,从而治愈消化性溃疡已成为业界的共识。用药物治好消化性溃疡已由梦想变为现实。

回望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的历程,我已将其转化为一个励志的故事经常与在双一流大学里从事科学研究的博士儿子交流。“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科学领域的未知问题无处不在,我们要用科学精神照亮前行的道路,敢于创新,用不懈的努力实现与诺贝尔奖的紧紧相拥!

 

原创:珠海市医师协会全科医师分会副主任委员、珠海市金湾区红旗医院 范先伟主任医师



上一篇: 2021年元旦,63岁的邱阿姨重获新生

下一篇: 白岩松:让医生专心致志地当医生,那就最好